半梦

君为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那就这样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我说个什么,然后你在那里解释,你不余遗力的去表达你自己的想法,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在想啊是我错了,我好像又做错了什么,你大概是气到不能行,一直以来对于你我都是有保留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喜欢你?想你?这些大概都是无所谓的,说了你大概会觉得呵真有意思,我没有跟你说过我内心的想法,我一直觉得你好像总是一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态度,即使你说过喜欢,但你也表现出一副有我也可以没我也行的态度,我心里有太多话不好意思跟你说,说了怕你笑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些事,关于你我关于未来的种种,好像这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你不愿提我也不愿讲,啊可是我想的未来都有你,怎么办呢?我也不太清楚,又怎么能再向你说这些。我总是无措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话,每当这时我就想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看着你不用接话也挺好,如果,我想过太多的如果,啊如果能不喜欢你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不患得患失了,可是如果真的那样的话,就没了乐趣了吧……怎么办呢?我也觉得自己愚蠢到不能行,我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我方向都找不到,即使我心中有千万思绪却也不能向你诉说一二嘛我也是个阿姨了也不能那么任性懵懂了,所以呢就这样吧,如果可以继续下去那必定是人生的极大幸福,可如果不能那也就这样吧……

忍不住说一说为什么拒绝同妻梗

误入檀林发染香:

希望各位写手共勉。


云杉雪松:



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文如其人。作品是最能反映作者道德底线、三观、人品、受教育程度、性格等特征的载体。




大多数耽美同人写手是女性,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同为女性却有那么多人喜欢在自己的文中去故意抹黑女性角色,如果只有通过恶意抹黑女性角色才能衬托主人公的高大上的话,那这种高大上未免也太虚伪太不堪一击了。同妻设定也是一样道理,这种设定其实折射出的是作者自身的奴性,她们在潜意识中觉得,女性低男性一等,在耽美文中要成为男性真爱的垫脚石与炮灰。但是这样写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会出现同妻这种现象本身就是因为同性恋丈夫方良知与道德的泯灭。那么,你在写这种梗的时候,其实不仅践踏了女性的尊严,更抹黑了你所爱的男性角色!




不要跟我说这是【为了现实】,现实有猥琐阴暗的一面,但同时也有敢于抗争的光明的一面。我所爱的角色绝不会是为了繁衍后代而自私自利祸害他人的人,也不会是迫于压力而委屈求全,心里揣着真爱却跟别人结婚的渣男!他们或许会在不同背景不同设定的文中遭遇不同的困境,做出不同的选择,但是即便是立场与阵营的不同而造就了处事的变化,这也绝不是道德沦丧的理由。共勉。




麻酱:







lofter内部转载请随意!出lofter的转载注明作者出处就好,最好还能附带评论1,2的链接。




我其实不想长篇大论,但是看到有人觉得同妻梗无所谓,觉得同妻是少数群体,还是想说一下为什么拒绝同妻梗的文。甚至拒绝有同妻倾向的梗。




具体有的文章可以直接在微博搜索同妻字眼。




同妻是国内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传统观念下要留后代的想法之下,一些同性恋,为了自己的原因而选择了和性取向为异性的女性结婚,婚前婚后并没有对自己的性取向进行任何的说明,而是进行家庭暴力,冷暴力,甚至婚内强奸。




可以看到微博上的一篇报道中,这些骗婚gay并不一定是出于被迫的目的而选择骗婚的,婚内虽然会有性行为,但全部是为了以能有后代为目的而进行的,甚至在有了孩子之后便开始冷暴力同妻,出轨等等的行为。




更不用提还有艾滋骗婚gay的存在了。




同妻是弱势群体,在国内许多同妻都没有自信站出来说出这些事情而忍受着家暴,同时也有不少收到冷暴力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性取向是同性恋。




而我为什么拒绝同人文中玩明明喜欢的是同性,却还和异性恋的女孩子在一起,这种强行虐梗。




因为正是这种梗的盛行,而导致许多或者三观还未成形,或者比较容易受影响的女性觉得骗婚,同妻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




“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后代”




这种梗在同人文中的应用不胜枚举,最佳例子就是春野樱和日向雏田两位在原作中和两位男主结婚的妹子,在许多同人作品中成为同妻,并且至今还是许多人津津乐道,并以此作为黑点攻击两位妹子的由头。




【因为有妹子针对火影这边提出了疑问,所以我补充一下,仅针对,写、画婚后的两位男主cp。写、画已婚的和另一方或者自己的儿子的cp的。并不总指全部cp。】




而在这时候,很多人可能都忘了现实世界中的同妻是多么的悲惨。 




我并不是想上升多么的高度,只是希望各位喜欢这个梗的读者或者写手扪心自问的想一下,如果你遇到了这种问题会怎么办 ?




当你的丈夫爱的不是你而是一个男人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只是为了生育目的而毫不体贴的对你进行性行为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对你进行冷暴力的时候
当你的丈夫只不过把你当做免费的生育工具 保姆 甚至保姆都不如的时候




也许你会觉得,同人文里的男主不会这么渣,不会对妹子进行性暴力,冷暴力,而是会隐忍并且这种梗很萌啊。




但是有没有想过,文里传达的这些思想会造成什么后果?




会有人觉得同妻也能幸福
会有人觉得骗婚也是为了爱
会有人觉得同妻不过是一件小事




然而骗婚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事。




一个被广泛引用和认可的数据是,“中国处于性活跃期的男同性恋者有2000万,其中80%会进入婚姻或已经在婚内,约有1600多万女性嫁给了同性恋或双性恋的男子,并且身心遭受压抑。调查发现,超9成的同妻出现了抑郁症状,超1成的同妻有过自杀行为。”




这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你觉得很萌,甚至无所谓的骗婚之下,是如此惨痛的数据。




一份历时三年跟访同妻群的社会学调查,也佐证了同妻的现实困境:“逾九成人遭遇过家庭暴力,三成人在婚姻中没有性生活,但仅有三成人选择离婚。




你还觉得抵制同妻梗过分吗?




同妻领域的最早研究者张北川教授说:“只有当女性意识到自己某项权利的时候,权利保障才有探讨的可能。”




然而现在是,许多女性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甚至并不把同妻,骗婚当成一回事。




同妻梗在同人文中的运用,“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后代”的广泛传播,已经淡化了许多人心中对于同妻观念的认识。




所以我反对同妻梗,这其实已经不是单纯的明明写的bl还要打bgtag的事情了。




絮絮叨叨这么多,不过是看不下去不把同妻和骗婚当回事而已,同为女性却对受到身心折磨一辈子的女性视而不见,并以这个梗为乐趣,也是一种悲哀吧。




还有各位同人作者,




如果你真的喜欢你笔下的人物,那么请不要让他成为渣男。




补充一下,随着网络的高速发展,目前的网络用户越来越低龄化,许多半大不懂的小孩子们都在接触网络,在这个时候被这种思想所充斥,对他们的三观形成并非好事。而且,这本就不该是什么值得赞扬的东西 




参考文献见lofter评论。





智障你的脑子进水了么?!?!!??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委屈,我以为我不委屈,可是眼泪止不住,委屈。就因为一句话,一言难尽。

你能做什么呢?真是失落?
我能给你什么呢?
喜欢?
可是因为喜欢我又做了什么?
连最起码的承诺我都给不了。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喜欢你

夜班私语时

还有一个小时就是自己的生日了,本命年。啊都不知道该还说什么了。

平时心里倒是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

嘛,今年毕业,考研估计无望,工作没找到。心累。

翻看这几年的照片也渐渐看出来变化了的自己。说不上有什么改变,但你确实能发现。



【瓶邪】飞鸟传思

林深归处:

#瓶邪
#OOC
#飞鸟症私改
#飞鸟症:受伤后伤口如果一天之内不能结疤就会从里面钻出白色的飞鸟,自我伤害会钻出蓝色的飞鸟,自杀则会钻出黑色的飞鸟,但是本人看不到。而飞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



张起灵是被一阵像是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唤醒的。


他睁开眼,就看见一只纯白的飞鸟扑棱着双翅,落到离他不远的地面上。


事出反常即为妖。


这个念头在张起灵的脑中一闪而逝。他沉默地望着那只飞鸟在浓厚的黑暗中朝他的方位跳了几下,随后张开翅膀直直地飞了过来。


在终极中出现的事物,不论是什么样子,都应当提高警惕。可张起灵完全感受不到飞鸟身上丝毫危险的气息,相反,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让他不由得放下了戒备。


他想起了一个人。


吴邪。



纯白的飞鸟三三两两地落在张起灵周身,视野中终于不再只有黑暗。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这让张起灵想到身后青铜门外大雪纷飞的长白,和那个曾不远千里从杭州追到长白山,只为了阻止他进入青铜门的吴邪。


想到他们的初遇,想到他们的患难与共,也想到他们的离别。


他想起吴邪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在飞鸟出现以后。


但他不知道这些飞鸟从何而来。像是从终极深处钻出,以麻痹他的神经;又像是披着风雪飞越青铜门到他面前,以承载他的记忆。



张起灵不记得这是第几次醒来,飞鸟增加的数量在他几次的醒来睡去后逐渐减少,他却不知这是好是坏。


当张起灵放空思想,打算再度沉睡时,一抹蓝色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中。


——一只蓝色的飞鸟飞向张起灵,小心翼翼地敛翅落到他搭在膝盖的手上,爪子牢牢抓住他的手指。


张起灵微微动了动手,将飞鸟移到自己眼前。那鸟儿扑腾了几下翅膀,又安安稳稳地呆着张起灵手上,睁着双黑亮亮的绿豆大的眼睛和他对视。


飞鸟漂亮干净的蓝色就像张起灵记忆中极少数的一碧如洗的湛蓝天空,而那时吴邪总在他的身边。


张起灵抬起头,目光像是能透过浓重如墨色铺陈的黑暗,看到外面的万里晴空,和那个人干净温润的眉眼。


吴邪,现在会在做什么?



当飞鸟扑棱翅膀的声音再次出现时,张起灵又一次从沉睡中苏醒。


已经很久没有新的飞鸟的出现了,在十七只蓝色飞鸟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会有两三只白色的飞鸟来到这里。


而这一次,一只好似带着风雪的纯白飞鸟飞落到张起灵伸出的手上。


冰冷的像是能将人冻住的温度。


张起灵丝毫没有在意飞鸟身上刺骨的寒凉,他抬手轻抚飞鸟光洁的羽毛,内心莫名的焦躁不安。


还有多少时间呢,吴邪。



张起灵踏出青铜门,看着成群的飞鸟飞到坐在不远处篝火旁的两人中的一人身上,逐渐变得透明直至消失。他抬步走至篝火处,坐到那个人身旁,淡淡的火光映照着对方微带倦意的俊秀面容。


吴邪。


张起灵心中难得有了近乎喜悦的情绪。


那些飞鸟是后者。不仅承载着他的记忆,也承载着另一个人的念想。


十年终期再相逢。


吴邪,好久不见。



吴邪懒懒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张起灵坐在他身旁用手机刷着朋友圈。


“吴邪,胖子明天要来。”张起灵看着王胖子发来的一条短信,说。


“哦,来得好啊,叫胖子多带点东西过来。”吴邪懒洋洋地回答。他翻了个身面向张起灵,看着人淡漠依旧的眉眼,突然问:“小哥,你在终极里都干什么啊?”


“睡觉。”


“也是,除了睡觉也没什么好干的了。”


太阳晒得吴邪舒舒服服的,骨头缝都懒懒的:“无聊透顶。”


“不会。”张起灵忆起那十年间陪着他的那些飞鸟,“有鸟。”


“青铜门里能有什么好鸟啊。”


张起灵摇了摇头,没有接话。


那些飞鸟来自吴邪,带着吴邪的温度,穿过日月山川,千山暮雪而来,温暖了那孤寂的十年。


张起灵看着手中暗下来的屏幕出神,又听见吴邪含糊不清地嘟喃了一句:“那小哥你会厌倦这里吗……?”


张起灵握着手机想了想,大概是他早年总想将吴邪从自己的事里撇干净的举动给吴邪的影响太深了,于是他说:“这里很好。”


过了一会儿他又补了一句:“吴邪,我不会走的。”


张起灵等了等,却没有听见吴邪的声音,他偏头一看,对方躺在藤椅上已经睡着了。


张起灵低叹一声,抬手摸了摸吴邪的短寸,俯身在他额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吴邪,好眠。”



不论是危机四伏的墓穴,还是平和安宁的雨村。


有你,天涯即归处。


END


—写给自己的生贺,撒一把甜甜的糖,祝自己十七岁生日快乐ww
—飞鸟症的原梗:伤口一天内未结疤会钻出黑色的飞鸟。如果是自杀,就会从伤口里钻出白色的飞鸟,白色的飞鸟可以飞到心上人身边。←太虐了不好写,于是私自改了个瓶邪版的_(:з」∠)_
—顺带一提我写了篇荼岩的花吐病作为元旦贺嗯_(:з」∠)_

夜班私语时

又是一个凌晨。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这样。焦躁却又不安。